讓我安慰你渡過這時代的晚上(二)

崔健

 

 

一無所有.jpg
一無所有,崔健,1989

 

張鐵志(以下簡稱為張):不是為政治服務的音樂。

馬世芳(以下簡稱為馬):我們在她的歌裡聽到女性是什麼,因為有很長一段時間,全中國沒有,沒有性別,沒有sexuality的意識,那是一個非常壓抑的年代。所以很多搖滾歌手,很多北京搖滾客,是聽鄧麗君的歌長大的。

陳珊妮(以下簡稱為陳):是。

馬:然後他們被鄧麗君影響了才開始做音樂,後來北京搖滾客有一張向鄧麗君致敬的專輯,你要是不懂的話,你會覺得很奇怪,為什麼北京搖滾樂團要向鄧麗君致敬?事實上鄧麗君啟蒙了一整代的大陸的音樂人,甚至是文化人。然後崔健他是朝鮮族…

陳:這是我剛講的(笑),他是中國人嗎?

馬:對,他是朝鮮…他當然是中國人,中國有很多族。崔健的生長背景很有趣,我一直對這個很好奇,因為我在看中國從1957年反右鬥爭開始,一路下來的一大堆政治運動,你是知識份子、你是黨的高幹、或者你是農民、大概都跟隨著時代去接受事情…

  但崔健不是,崔健不是這些人,崔健是在軍區大院兒裡面長大的,他的爸爸是吹小喇叭的號神,他們家幾代就是在做音樂,他媽媽也是在...好像是東方歌舞團還是…,就他的爸爸媽媽是在,有點像我們講藝工隊,在那樣的組織裡面。他們住的那種所謂軍區大院有點像我們的眷村,他是一個跟其他地方隔絕的一個…一個獨特的文化環境,所以他不像說--我的爸爸假如是知識份子,爸媽是知識份子,早就被鬥的亂七八糟,然後小孩子被歧視得很慘。假如我爸爸媽媽是高幹,高幹子女有高幹子女成長的另外一種脈絡,如果是在鄉下的農民,那當然就更不一樣。崔健不是,他都不是。 他在北京,外來的資訊,都是從北京這個地方,最先接觸的,他們有機會聽到西方的搖滾樂,找到這些卡帶,然後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像他的薩克斯風手劉元,或者是他的鍵盤手王勇,他們本來都是在玩傳統的民樂,鍵盤手王勇拿過全中國古箏大賽的一等獎…

陳:後來也出過一張專輯…

馬:他後來也出過一張演奏專輯,超猛的,中國很大,彈古箏的人超多的,拿一等獎真的很厲害! 然後薩克斯風手劉元他爸爸也是非常厲害的民間藝人,從小教他的孩子吹嗩吶。崔健的爸爸從小就教崔建吹小喇叭,他們是家族事業嘛,就是幾代下來都是在玩民族樂器,政治的風波對他們的影響其實比較小,他們也有機會在北京接受這些外來的東西。結果這些小孩子,這些第二代呢,他們一方面有很強的那種…很小就是聽這些民樂,或者聽一些古典音樂的訓練長大的。但是他一聽到--比方說聽到Beatles,聽到Rolling Stone,他們就開始玩copy的歌,就去買電吉他,買bass,然後開始搞這些搞那些的。

白天還是要在本來的單位上班,晚上玩搖滾樂,後來越玩越覺得,這是他們真正想做的事情。所以崔健離開了東方歌舞團--後來已經改組成北京交響樂團。他專心做搖滾,這其實有這樣一個背景。我覺得這個背景非常重要,因為像台灣在做搖滾樂團,在搞創作音樂,不管是校園民歌的時代,或者是後來的這個獨立搖滾樂團也好,或早或晚都會碰到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做這麼多copy歌,我彈的跟Sex Pistols一模一樣,我彈的跟Oasis一模一樣,我玩得跟Radiohead也很像,又怎麼樣?那我們是不是要有點自己的東西?好,那來了,自己是誰呢?自己在哪裡?那我是不是從頭去學樂器?從頭去學二胡,像Freddy就去學二胡,然後跟金屬一起...或者是林生祥去學樂器,或者去把嗩吶放進交工樂隊的東西裡面。

但是,那是後來才去學的東西。 我們的搖滾青年的音樂養成是先有西方的東西,然後我們才回頭去想,那我們自己的是什麼?但是對崔健他們來說不是這樣,他們本來就對自己的東西很清楚啊! 他們不會去焦慮說我在哪裡?我是誰?


馬:他們本來底氣就很足啊,就不會有這個支撐不了的問題。你Rolling Stone很屌,我一開始聽很厲害,但我也在做,我不會copy你,我是把你的東西我聽到好的東西抽出來,放進我的裡面,所以我們聽崔健為什麼覺得他超屌,那是因為他的音樂語言跟他的精神,他的生命狀態,是他們自己的文化底氣,那個氣是非常強的。他們的技術很強,他們的自信很強,這種東西出來就有一種壓倒性的氣勢。發展到現在21世紀,我們聽到很多新生代的台灣樂團也好,大陸的搖滾樂團也好,他們的技術他們的錄音水準都很好,但是音樂可能就少了這種底氣。因為現在環境開放了,他們最早聽到的,已經是外來的東西了,你知道嗎?所以他們整個成長的過程,就不是崔健那一代人的狀態了,這個是最大的差別,我覺得。

張:我覺得,這完全從反方向講,補充一點,因為不只樂器,因為崔健剛開始的時候,非常受西北民謠的影響…

馬:對

張:那個時候80年代西北風是蠻…,就好像我們剛才講,Woody Guthrie 一樣,從老的民謠找新的生命,所以像剛開始的專輯,都是從西北民謠所改過來的,所以是來自在地的音樂形式,去跟西方的搖滾接軌,創出新的東西出來。我覺得崔健…我自己去年第一次看到他,我也是非常的激動、感動。在北京,那個場合又很特別,因為去年5/12發生四川大地震,我是五月二十幾號看到一個賑災義演,在北京的星光現場,很多歌星,什麼汪峰、許巍、艾敬,北京很多很紅的歌星,崔健當然是壓軸啊。可是我那時候有個感覺,像前面有些搖滾歌星,唱一些還蠻…還蠻肉麻的歌,什麼中國我愛你啊,我覺得有點俗的歌,我是覺得這不夠Rocker

Kimmy(以下簡稱為K):中國我愛妳就是俗啦,是不是?

張:對,是說談到這個,講那麼直接,我覺得這是有點媚俗的。然後全場大合唱,我愛你中國(唱),之類的,我就想等一下老崔會怎麼樣呢?面對這麼一個感傷的時刻他會怎麼樣來表示?會不會也講這些…什麼…同胞們什麼愛。我覺得這是在考驗一個Rocker,你是不是在媚俗,與同情心之間你要找到一個平衡。


汶川義演上,崔健矇上一塊黑布

 

結果他出來,一開場非常精彩,一個鼓隊表演,他講的話我是覺得非常的好,非常OK,他只說:汶川,我們跟你站在一起。就這樣而已,沒有講太多什麼愛不愛的,特別是他唱了一首跟四川有關的歌,叫做光的背面,我覺得非常屌,這個歌名我聽到就覺得,哇!非常的詩意,光的背面當然是說很多人被壓在石頭底下,那個時候還在救災,很多人還沒有出來,所以這麼快的時間他可以用這麼詩意的歌名來傳達他這樣一個觀察,而且唱這首歌最適合不過的是什麼?就是掛起他著名的紅布,紅布掛在他臉上,那個時候是非常的恰當的,因為很多災民也是被壓在石頭底下看不到光,那崔健當年,可能年輕朋友不一定知道,這是非常著名的。(編按:網路上找到的新聞照片中,崔健矇的是黑布,此處應為口誤)

馬:一塊紅布

張:造型,一塊紅布,所以我看到一塊紅布的造型也瘋了,非常激動,看到這麼一個經典的畫面。

馬:他很久沒做這種事。

K:他現在在幹嘛?

張:一樣,在做音樂啊。

K:不是,什麼一塊紅布?做什麼?

馬:紅色是,我們剛說紅色是共產黨的顏色。

 


一塊紅布,崔健,1991

 

 


馬:他有首歌叫做一塊紅布,這首歌的歌詞說,那天是你用一塊紅布 蒙住我雙眼也蒙住了天 你問我看見了什麼 我說我看見了幸福 這個感覺真讓我舒服 它讓我忘掉我沒地兒住 你問我還要去何方 我說要上你的路。他看起來是一個情歌,但是紅色是象徵…


張:我覺得這是一個作詞的高手,太厲害了。

 

 

 


不是我不明白,崔健,1989
(不是我不明白混音版,DJ Hyper Hybrid,2007)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獨立女王 陳珊妮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老遠坐車去青衣拜見公主的Cherry
  • 哈哈"軍區大院兒"~很久沒有聽到這個詞兒了~

    看來需要好好去聼聼看崔健,公主和公主的朋友不介紹的話真的完全不了解啊!
  • 王子面
  • “中國我愛你”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經常聽到的一首歌,我愛你,中國,媽媽的一個朋友超愛唱這首歌,而且這是首很難唱的歌。
    我有許多朋友都是軍區大院長大的,描寫軍區大院的連續劇其實也蠻多的。我外公以前也是在部隊吹號的,哈哈
  • anony
  • 嘿嘿,《一块红布》的歌词的确是没治了
  • anony
  • 《我爱你,中国》,好听,演唱难度,很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