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音樂形式,都可以用一把吉他在校園作好演出的。如果五月天只剩一兩把空心吉他,如何能夠將搖滾的氣息傳達給台下的觀眾呢?

這些年來我的音樂形式和編制越來越複雜多元,甚至到連標準的搖滾樂團編制都無法支撐現場的演出。或許在某個河岸留言的生日趴,我可以設計一個精簡而特別的演出,但是將複雜的音樂精簡化,其實需要更多的時間重新編排演練,才能盡量讓他們有另外一種錄音之外的趣味性。

但是,我並不希望這些歌長時間的在校園不是那麼美好的硬體環境下,一再以非我所願的形式做不斷重複的演出。我恐怕無法帶著一把吉他到校園彈唱演歌,那對我或是我的音樂而言,會變成一種耗損與折磨;如果TICC的舞台可以容納,或許我能夠不惜血本為各位帶來數十人的管絃樂團,但是要我每天在校園說說唱唱,以一把吉他推廣蘋果花,那將是非常哀傷至令人枯萎的事情。而校園的演出是不是真的能夠有好的硬體,讓歌手能夠唱的好聽;還有是不是台下都有那麼熱愛音樂的群眾……說真的有很多很難令人開心滿意的時刻,那種既陽春又冷淡淒涼的場面,相信是每個歌手都經常面對的。

              ( 閱讀全文 )

創作者介紹

獨立女王 陳珊妮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