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雜誌2011年8月號 第302期  作者:王思涵

樂壇創作才女 陳珊妮 擦著肥皂看夏宇的詩集,好快樂

遠見  

    相信嗎?創作才女陳珊妮會閱讀刺繡相關書籍!陳珊妮認為,閱讀不該設限,因為讀得愈多,才愈能接觸不熟悉的領域,進而擴大視野。

     陳珊妮,一個很酷又很真的樂壇創作才女,不理常規,總有自己的主張;若曾收看電視歌唱選秀節目,則會說她是個講評犀利的「珊妮老師」。20歲左右出道,陳珊妮不但已證明自己是全方位的音樂人,還是作家、畫家與攝影師,更重要的是,20年來,她永遠是最「潮」、最搞怪的靚女。

     如此無法定型的陳珊妮,轉到經營多年的部落格「公主日記」上,卻是常怨歎閱讀時間太少、主張大家多讀書與思考的精神導師。在她家中,地上堆滿的不是CD,就是書籍,因為閱讀是她從小到大除了家人與音樂,最喜歡的事。但為何而讀?讀些什麼?怎麼讀?陳珊妮都有一套自己的看法。


大學時代 愛到圖書館自學

     談起愛書的開端,陳珊妮的答案相當有趣。童年多在菲律賓度過,不擅戶外跑跳的她常常跌倒,因而偏好在室內看書,父母當然大力肯定,「不過現在想起來,他們一直鼓勵我們讀書,但從來沒看他們在讀呀,」她笑著說,小時候似乎是上了當。

     身為菲律賓華僑第三代,陳珊妮大學時隨父親工作來台,就讀政大新聞系,除了上課與樂團練習,最常逗留的是圖書館。每到空堂,當同學聚集於冰店聊天、殺時間,她已在圖書館的地下室看書與寫歌。

     陳珊妮很早發現,課堂裡制式的教學無法滿足她,因此,只要確保能通過考試,她寧願多到圖書館自學,從本科傳播廣告的書櫃開始一層一層地瀏覽,發現感興趣的書,就邊看邊做筆記,大學果然順利畢業。「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呀,」而圖書館每個樓層、每排書櫃都有她的閱覽足跡;筆記累積高達七、八本。


喜歡內容複雜、風格強烈的書

     閱讀鍛鍊眼光,養成人生態度,陳珊妮也不例外。小學時期,當同學一窩蜂討論英國紳士偵探福爾摩斯,她則埋頭於法國怪盜亞森.羅蘋的系列。

     到了中學,陳珊妮開始有意識地認真看書。很長一段時間,卡夫卡的《蛻變》都放在她的包包裡。當時她才10來歲,根本不懂什麼存在主義,卻被封面卡夫卡的肖像吸引,反覆閱讀,「太有趣,我完全沒有想到過這樣描述情景與書寫的方式。」

《蛻變》之後,下一本讓陳珊妮愛不釋手的書,則是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的《地獄變》,「很強烈的畫面感,多少影響我後來喜歡哥德式的風格。」

     有趣的是,兩本書明明都涉及哲學思考,不好閱讀,陳珊妮年紀輕輕,難道不擔心讀不懂嗎?只見她一臉疑惑,「這有關係嗎?」對她來說,不管卡夫卡與芥川龍之介在文壇有什麼樣的地位,她自己感受到文字的視覺張力與震撼才最重要。

     其他的書目呢?「不記得了」「我的記憶體很快移除了,」陳珊妮輕鬆回答。她不會刻意背誦閱讀的內容,也不會在意忘記。倒是她對視覺的敏感,延伸到她曾異想天開的以圖像記憶法,試圖記住刺繡教學。

     「陳珊妮看刺繡的書?」她又樂又激動地解釋,「對,我也看拳法、烹飪書啊!」


什麼都讀 才能有不一樣的嘗試

     「為什麼作搖滾樂的人,一定只聽電台頭(Radiohead)呢?」陳珊妮不管做音樂或閱讀,最怕自己設限,或被別人定型。

     但她觀察,很多人閱讀與學習的問題是,渴望從一個作品證明自己在做的事情或想法,「大家滿怕自己不瞭解的東西,或被別人發現自己有不瞭解的東西,但如果你一直看一些印證自己的書,或名人的格言名句,證明自己,人生就無法開展。」

     對陳珊妮來說,讀書並非找認同,「而是從不同人的想法中,看到自己從來沒有想過與做過的事,得到啟發:也許我們能試些不一樣的事情。」

     也難怪,陳珊妮看文學與藝術性濃厚的書,卻不會陷於虛無或曲高和寡。而她閱讀龐雜的程度,則著實讓人意想不到。

     比如說,她最近想找的是電腦完美修圖與打版等實用書;到書店,她不往潮流雜誌區走,而是在冷門的家庭生活書櫃,研究游泳教學的插畫風格。對於企業管理類的書,她從不排斥,只要作者的書寫能展現洞悉網路與經濟世界,「一副很厲害的樣子」。

     平常,陳珊妮也讀大眾暢銷書。像是她大學時,剛開始風靡台灣的村上春樹,《聽風的歌》《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以及早期的短篇文集,她都很喜愛。

 不過,完美主義的陳珊妮常犯閱讀強迫症,只要翻開書,不管多厚,一定要讀畢。小學畢業時,因「《紅樓夢》好像滿酷的,男女在那邊嘻鬧」一個念頭,她硬撐著讀完原著,非常吃力。後來當她好奇翻開《百科全書》,記起教訓就作罷,「當時應該看的,現在上《百萬小學堂》就能打敗大家!」


邊擦肥皂邊讀夏宇的詩

     好快樂 順應數位閱讀來臨,陳珊妮固定收看大陸作家韓寒與台灣作家張大春等有觀點的部落格,還有TED(Technology,Entertainment and Design)演講網站與朱學恆主持全球頂尖學校的開放式課程網站,「很有建設性。」

     但,說到她最喜歡的書與作者,肯定非夏宇莫屬了。夏宇寫詩、填詞破碎、節奏跳躍、充滿畫面,創新的文體影響無數人,包括方文山與陳珊妮等。

     談起兩人合作寫歌的淵源,陳珊妮說,早年她從唱片公司一位夏宇迷得到一本絕版的《腹語術》手抄本,非常喜愛,當她讀到夏宇在訪談中期待有人將〈乘噴射機離去〉改編為歌,她立即行動,也才造就爾後歌迷與樂評珍視的這張專輯。

     創作豐富的陳珊妮偶有缺乏靈感的時候。但她體會,沒靈感就是卡在一個時空太久,把事情嚴重化了,只要讓這個時間過去,或用另一件事情取代,就會出現新的東西。而夏宇的詩集正是幫助她跳脫困境的催化劑,「她的用字很跳躍,我常無意識亂翻就想到了。」

     近來,因工作與網路纏身,陳珊妮已愈來愈無法好好讀一本書。但夏宇的詩就完全沒這問題,她最新一本詩集《粉紅色噪音》因為全書由賽璐璐片印製,「擦著肥皂看夏宇的詩集,好快樂,而且書沒有散掉,好威風,」陳珊妮無厘頭地說。


閱讀時也要獨立思考

     除了閱讀不要設限,陳珊妮也主張閱讀時,獨立思考的重要性。

     即便書常被別人借走,沒有還,她也不記得借書人,但她一點也不在意,因為重要的是自己的收穫。而且,她很反對讓名人推薦決定自己喜好的閱讀態度,「你一定要把書看到最後一頁,才能說出你哪裡不喜歡,怎麼可以別人說它爛,你就說它爛?你一定要親身閱讀,才能知道它給你的感覺。」

    因此,陳珊妮特別希望台灣讀者能多接觸攝影集,讀起來不吃力,在人生很多時刻,又有很大的療癒功效,「攝影集需要不同的感受與欣賞方式,你得到的是你沒有看到的東西,那真的是從你心裡面自己找出來的。」

     訪談尾聲,陳珊妮興沖沖地提買縫紉機的計畫,又嚷著電腦修圖的技藝多神奇,看來這位近來考慮攻讀創作藝術類研究所的樂壇才女,將持續以不設限的學習態度帶給樂迷驚喜。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獨立女王 陳珊妮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大豪哥
  • 我很喜歡陳珊妮,很有獨特的魅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