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這次John的設計人…

 

當初收到珊妮這次的新歌時,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這十首歌它清楚地傳達了一個完整的概念,就是大人與小孩之間許多微妙的映對。

 

這張專輯在音樂上是這麼樣地清爽暢快,但也因為如此,稍微願意認真聆聽的敏感聽眾們,很快就將發現其中許多面對現實時那份無法逃避的質疑,和我們在長大進入社會之後幾乎要忘記的純真和童趣。

其實珊妮在專輯的文案裡也說過這些事了
詳見(我們可以的)

 

關於時時刻刻想裝小孩的大人,是不是只是想任性的悼念純真的逝去,還是只是想逃避長大的責任呢?
而一直裝作懂很多事的小孩,又是不是因為擔心自己的平凡,而非得故作姿態向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呢?

對我來說,John就是我們心底那個純真的小孩
(就連他的故作姿態也那麼直接。)

John的造型大約是依循著近代動漫對於孩童的描寫開始的,動漫裡常出現圓滾滾的平凡臉蛋,圓圓的平凡鼻子,再加上一個平凡的名字”John”。是的,他是這麼平凡。
但他又有點特別,他有一個非得認真梳理的西裝頭
(你才幾歲啊你!而且後面還翹起來!)。他唯一堅持的事,就是非得用手撐起自己的眼尾。我說John啊,你到底在耍什麼任性啊?

 

你是不是想讓大家更喜歡你呢?是不是這樣會讓你覺得自己更受歡迎呢?兩隻手都拿去擺鬼臉了怎麼有空玩玩具呢?怎麼有辦法畫畫呢?怎麼有辦法學寫字呢?只有姿態是什麼都做不了的呀,只有姿態會讓你錯過好多有趣的事情啊…John你知道嗎?

 

然而你能責怪什麼呢?是不是很多大人也其實也忙著故作姿態呢?我們是不是也希望可以耍耍無賴,看起來有點純真,符合那個受人歡迎的形象?我們是不是也在這裡找到自己的樣子?

這大概就是我在設計John這個人物時所投射的許多想法之一,關於各位所關心的種種事情,其中有許多不可告人的惡趣味存在,真的全部解釋說白了,會讓人失去很多玩味作品的興致,它需要很多幽默,和一點智慧去體會、了解。

 

John應該是不會再長大了,但是你會。你會一直經歷體會許多事情,看見更多不一樣的風景。

 

 

本來是要在24Legacy的表演裡公佈John把手放下來的正常表情的…現在也只好提前破梗了…

會不會他把手放下來不做鬼臉的話,其實會長的像波妞呢?哈哈哈哈哈…就請大家拭目以待…

 

專輯就要發行了,希望各位能享受音樂的一切美好!

 

 

 

p.s.

創作者非得出來說明是件有點掃興的事,某方面來說是很惹人討厭的。它常常破壞了你自己去體會解讀所有創作的樂趣,那個你與作品間獨有的神祕連繫。

然而,面對大眾媒體的苦苦相逼,似乎也非得出來做這些掃興的事啊…

 

 

2011-07-02補充

創作者介紹

獨立女王 陳珊妮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3) 人氣()


留言列表 (13)

發表留言
  • 雅惠妹
  • 好期待"波妞"喔
    不過John也慢慢在成長.
    還有珊妮你看起來壓力不小喔>"<
  • olaiy
  • 其實破梗也是好是啦~~知道作者在想什麼 或許我們會有其他想法~ 就像我常常去美術館看畫 而不同導覽者所作出的呈現和我自己的想法總大相庭逕 感覺很好玩~ I LOVE YOU John~
  • 訪客
  • 那到底有沒有模仿奈良美智啊
  • 樓上的
  • 這麼多人拿蒙娜麗莎當做作品的一個符號,或是孟克的吶喊還是超人還是蝙蝠俠當成符號使用,有人會說他們是模仿嗎?
    這種東西很難解釋,只有你了解的越多樂趣才會越多
    如果你看過的只有那一點點
    那看東西的層次就只能變得無趣了
  • 訪客
  • 可是他不是把奈良美智拿來翻玩或當成什麼符號欸,
    他是眼睛就很像@@

    如果設計師不覺得需要解釋「好像奈良美智的娃娃喔」那,反正抄什麼都說「是一種表現方式啦你不懂!」這樣就好了嗎XDDD?
  • 小美工
  • 這就是考慮到原創力的能力
    到底是上面的公司要求模仿奈良美智的風格
    還是台灣真的不願意好好思考自己獨立的創作作品
  • 樓上的
  • 看到樓上幾位想必也是做設計的
    我本人也做設計,政府和私人企業的案子都接過不少
    台灣的業主最喜歡說的就是"創意"和"原創"
    當然還會說"活潑"和"年輕人要喜歡"
    而且一定會說我們很尊重設計我們很需要"創意"
    我嘴上會對他們說這是一定要的,但事實証明到了最後都是一些狗屁
    最後弄出來的東西就是一堆彩度滿表稱作活潑
    弄一些奇怪的數來寶就叫年輕人喜歡
    當然這是題外話

    我覺得各位在談的事情和設計John的人根本是兩件不同層次的事情
    各位談的是造型 而他要談的是這個造型在這個脈絡裡的意義

    真要說的話 它還比較是把奈良美智的東西當成符號置入這個創作脈絡裡
    原文寫的很多 說的不就是在說有個平凡的小孩叫John為了想討人喜歡
    而把自己眼睛撐起來做作姿態,試圖想變成是一個受歡迎的小孩嗎?
    也就是各位說的奈良美智造型

    它把奈良美智當成一個既成的現象,一個所謂的成功和受歡迎的標的

    各位都把他手撐眼尾的動作完全無視嗎?
    一個微笑的蒙娜麗莎和自己把手指撐住嘴角弄出微笑的蒙娜麗莎是同一件事嗎?
    原來看到有人把眼睛拉長像就是抄襲喔?我覺得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
    他手指不是無端出現在不相關的地方耶…如果這些視覺上的線索都被直接無視
    那真的是沒什麼好談的 就像我跟我的案主常常也沒什麼好談的

    而且原文裡也說了這是和大人與小孩的姿態有關的事情
    結果還是被無視 還是在問有沒有抄襲有沒有很像
    相當媒體端的思考方式啊…


    各位一直用所謂"設計"的觀點去看這個小孩
    所謂設計 意指符號語意集束到特定意圖(通常在設計領域裡是指消費意圖)
    然而這個John並不要你將符號意指涉在某些特定的語意
    我反倒更覺得它在呈現一個現狀
    一個所謂小孩在裝大人的這個現狀
    因為他不是單獨突然存在的
    他也不是在什麼藝廊裡突然出現一幅很像奈良美智的油畫什麼的

    他是因為音樂的內容,音樂要講的主題
    以及陳珊妮這個人可以做到某些意涵上的翻玩和寬廣度
    如果今天這個John出現在王心凌的專輯上,我就會覺得很像抄襲
    不是說王心凌不好,而是這個她們所承載的意義是不同的

    I Love You,John給王心凌來唱
    大家就不會想到有所謂反諷網路文化或是網路美眉的事情
    但是陳珊妮來唱 這些可能性就會成立 如此簡單的事情而已
    再強調一次我不是說王心凌不好 這個完全就只是每個人能承載的意義是不同的


    我覺得還蠻好笑的
    都明講這要放在藝術品的開放語意裡討論了
    還是有人執著在很表面造型的東西

    而且他不是也說了6/24的表演會公佈John放下手的照片嗎?
    如果他放下手的造型長的不像奈良美智的娃娃呢?


    我覺得這個娃娃要說的機歪惡趣味
    比那些政府標案創造出來莫明其妙所謂原創的作品 像是花博娃娃好笑尖酸多了
    不是說花博娃娃設計的很差喔 是因為這全部的脈絡(音樂、人物、音樂主題、社會氛圍)讓這個John的存在是有意義的
    而這個意義不止是單純造型上的 如此而已
  • ducksky62
  • 無論john娃娃放下眼睛是什麼樣子
    但是她目前的形象(且已運用再裝及包裝,商業MV上)
    ,皆極為相似像奈良美智的娃娃 就是事實!
    而且連文案概念都類似良美智當初的創作理念

    "畫裡的小孩 或動物變成自己的自畫像...
    這就是為甚麼說我的畫不但不是針對他人,
    反而是面向自己內心所畫的畫..."
    摘自奈良美智 <小星星通訊>一書

    陳珊妮是一直是一位很棒的音樂創作者,
    但看到她的專輯圖像明顯抄襲另一位創作者作品,實在是很令人痛心!
  • Jahn
  • 你怎麼可以開奈良美智的玩笑????!!!!!你可以開蒙娜麗莎的玩笑,但是奈良美智是不可以的!!!!因為他還沒紅到跟達文西一樣,所以喜歡奈良美智是讓文青們身份與別人與眾不同的標誌,奈良美智就是文青們心中具有獨佔性的心靈依歸!!!!
    就像陳珊妮只要上綜藝節目當評審,先不管她的音樂好不好,那就表示音樂一定會走下坡一樣,耳朵是不需要的,懂嗎?
    你開奈良美智的玩笑,豈不就讓文青們自以為與眾不同的獨特性毀滅光了嗎?無論John的手指是不是故意撐眼皮的,無論蒙娜麗莎是不是用手指撐出微笑的,在台灣,這都是同一件事!!!!!台灣對藝術是嚴肅又認真的,是不容許惡趣味的存在的,因為我們沒有幽默感也不需要有,看看我們的藝術圈,多棒!!!!

  • 就john囉
  • 同樣一件事情又不會只有同一個人做過
    我只看到他想表達的
    對於文字在這裡用來表達些什麼真的蠻疲憊
    寧願拿文字來做些有趣的事
  • =)

  • 我喜歡這次專輯的氛圍,
    炎熱的夏天中感受到一陣微風。

    羅生門只想聽音樂。
  • 悄悄話
  • guest
  • 不管抄襲還是惡搞,這一切的創作不都建立在別人的原創上嗎?不評論優劣對錯,但總之這不是個百分之百原創的設計。有人可以接受「惡趣味」,有人覺得「原創至上」,個人喜好沒有對錯,但樓上的Jahn大可不用語帶諷刺(而且還離題很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