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張鐵志

原文出自:roodo新文創

文化評論 / 音樂:陳珊妮

在華語歌壇,很少人像陳珊妮這樣可以自由穿梭於上主流與獨立音樂的界線;或者,這個界線對她根本不存在。她有主流的影響力與知名度,但是她又永遠保持新鮮,永遠在探索音樂的邊界。她是反流行的流行。 [ 作者 : 張鐵志 ]

 

 

如 果我們要書寫一個「陳珊妮論」,她大概有三階段。第一個階段是剛出道的「友善的狗」時期,這一時期可以說是從另類民謠到比較搖滾。從一開始,她濃厚現代詩 的文字風格就在樂壇獨樹一格,成為文藝青年的最愛。尤其將夏宇的詩入歌寫成的「乘噴射機離去」,可以說已經是一首經典。在這個時期,他是自己苦學製作,很 多東西都是到後來才發現一般的作法和他完全不同。

 

兩千年離開友善的狗,在魔岩發行專輯「完美的呻吟」,音樂開始轉型;照她自己的說法,這是電子時期的開始,她對於製作企劃或宣傳操作也更成熟。進入新世紀,詭異奇才少女陳珊妮長大了;她不再是華盛頓砍倒櫻桃樹封面那個憂鬱女孩,而成為一個奇情美豔的「拜金小姐」。

 

既然登大人,女孩決定離開那個孕育她的家,離開主流唱片公司,自己獨立做音樂。同時,她看到一個新的時代,一個傳統唱片工業模式衰微的時代,一個新的獨立時代的來臨。所以離開主流唱片公司後,她選擇和從音樂社群轉向獨立製作發行音樂的五四三音樂站合作。

 

從現在回頭來看,珊妮覺得當時對唱片工業思考的沒有錯。但當時和五四三合作的經驗是頗為辛苦的。她說,因為五四三還不是很清楚如何做一個獨立藝人,且資源又不足,所以大家都在辛苦地摸索。於是這樣的合作就遇到瓶頸。

 

但是這一場合作,交出了多張精彩的作品,包括和可樂王以及香港音樂人李端嫻合作的「拜金小姐」計畫。

與 五四三合作的結束,並不會讓他想要回到主流唱片的懷抱。對陳珊妮來說,「流行音樂之所以有趣是因為他是一直變動的。沒有人可以定義什麼會流行。但主流唱片 卻好像是一個工廠,去打造每個產品,所以每個藝人都高度同質化。」問題是,「這個行業需要好好反省,卻很少有人這麼做。」所以她很難跟主流繼續合作。

 

現在,她依然選擇自己製作、宣傳,只有發行交由亞神。這個新模式的第一張,就是《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專輯歌詞一貫維持珊妮在華語歌壇少有人可以匹敵的美麗詩意,而結合電音與弦樂的編曲果然更符合「公主」的氣質:華麗、典雅、浪漫。

 

陳 珊妮希望這張專輯是一種華麗與lo-fi結合的張力,於是她找了專攻古典樂的羅恩妮編寫弦樂,DJ小四負責電子樂編曲------如果把電子的部份拿掉, 會像是好萊塢的電影配樂。事實上,過去十年,珊妮認為她的音樂越來越難,不論是歌曲的複雜度、旋律的變化性還是演唱的技巧上。

 

因為這次是自己獨立做企宣,所以他們花了很大力氣在網路上。她覺得奇怪的是,主流唱片幾乎都很不重視網路行銷這一塊。當然,陳珊妮對網路的重視,是許多缺乏資源的獨立音樂一直在嘗試的。

一 如她在獨立與主流間的穿梭,陳珊妮也一直試圖跨界於音樂與其他藝術領域。這張專輯以及這場演唱會,都非常重視視覺藝術(演唱會是與知名視覺藝術家洪東祿合 作。)因為他長久來都想要結合音樂與藝術,從他早期自己畫專輯封面,到拜金小姐與可樂王的合作,都可見端倪。這兩年,她辦攝影展,出版的畫冊 「Gloomy Sunday Rosy」 還獲得過金蝶獎的整體美術與裝楨設計獎。

 

陳 珊妮的這張專輯將交由摩登天空在大陸正式發行。珊妮一直保持對大陸音樂的關注。他曾在音樂奇人左小祖咒的專輯中與他合唱「當你離開的時候」,並在2007 年參加第一屆摩登天空音樂節。她認為大陸的音樂非常多元,台灣的音樂則同質性太高。而到現在,她最常拿出來聽的歌依然是崔健的「無能的力量」。

 

雖然我們不時會懷念當年那個多愁善感、在女巫店唱著美麗民謠的女孩,但公主珊妮確實做到了她在這張專輯上所寫下的承諾:「做一些很美、很好聽的歌」,並且不會淪為如他歌詞所寫的,「蕭邦最恨/流行的歌」。而可以讓我們可以在一直在「最美的時光 聽搖滾樂」。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lloveSandee
  • 寫的真是太棒了。大推。
  • lloveSandee
  • 寫的真是太棒了。大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