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1-5 11:31:14 来源: 南都娱乐周刊

陳珊妮是九十年代以來華語樂壇最重要的創作者之一,當今最搶手的詞曲作者兼製作人,作詞作曲編曲製作錄音配唱演奏無所不能。
南都週刊編輯:李瑞強  第四十八期 特約對話人 Nico-H


陳珊妮用14年的時間,迎戰所有障礙和挑戰,並獲得越來越多歌迷的愛戴和尊敬。
 
  曾經憑《後來我們都哭了》獲得2005年臺灣金曲獎最佳國語演唱專輯,並成為第一位獲頒最佳專輯製作的女性音樂人的陳珊妮,作為臺灣獨立音樂界獨當一面的創作型才女,與她有過合作的歌手如果要一一列出,將會是一個蔚為壯觀的名單。可在多數情況下,陳珊妮還是作為“小眾歌手”而為人所知。“一個人是不是可以改變世界?”剛出道時,因為長得沒有姿色表演時被台下的人噓、因為堅持個性而被罵賠錢貨、因為頑強但不聲張地“做自己”而被奚落,可她從沒放棄過。冷漠、臭臉、沒新聞點,在這個新聞價值被極大扭曲的時代,這依然是許多媒體記者對她的認知。14年過去了,在幕後台前陳珊妮用強韌的意志去迎戰所有這些障礙和挑戰,並獲得越來越多歌迷的愛戴和尊敬。


 
拒絕標籤、反對闡釋
“我不要死後被珍藏,我不要音樂有意義”

  什麼事都有點難,那就再努力一點試試看吧”,這是很標準的陳珊妮式的語言,“面對人生的第X份工作”和 “面對人生的第X個情人”之後,跟著重複十次的“要全心投入盡力完成”和“要全心投入好好愛他”。陳珊妮將自己看成一個“音樂至上”的人,這起碼是一種對自己的肯定,也是對自己所做的事情的肯定。
 
  南都週刊:可以這麼說嗎,你是一個音樂至上的人?
  陳珊妮:
應該也算吧,某種程度上。但是我關注的事情也不只是音樂,我工作的這
      些環節,除了音樂,還有視覺、平面設計上的東西,MV、feature的東西我
      其實也很注重。包括跟工作人員、跟不同的人工作、相處、合作,對我來
      說都很重要,當然比較多的部分在音樂,但其他的部分也蠻多的。

  南都週刊:
作為這樣一個人的你,前不久在一封寫給歌迷的信中說,“我不要死後
       被珍藏,我不要音樂有意義”,為什麼這麼說?讓自己的作品死後被珍
       藏或有意義,這可是很多做藝術的人在追求的東西。
  陳珊妮:
可是如果你還沒有死就被人珍藏,那不是更好一些?(笑)其實我說的這
      個“意義”可能是,對於流行音樂——不要說藝術好了,因為大部分人還
      是會把我的音樂歸納為流行音樂的一部分——來講,類型化是很重要的,
      於是,很多“意義”是被闡述出來的,很多標籤是被貼上去的。其實你在
      工作的時候,會得到很多東西,而不是後來才貼上標籤,講出一個道理去
      闡述它。我覺得這樣的“意義”對我來說是不重要的。

  南都週刊:
這麼一說我就理解你那句話的意思了。除了音樂,你也寫作、繪畫、攝
       影 ??感興趣的事情特別多,這種對自己不瞭解的事物的好奇心來自哪里
       呢?
  陳珊妮:
我做事情都是突然想做就去做了。其實從早期我的唱片的封套啊等等,都
      會選很多我的繪畫的東西。後來從2000年開始,因為跟一些攝影師一起工
      作,也受到他們一些鼓勵,我開始拍照。我其實是個蠻依賴視覺感的人,
      我觀察到我在做一個創作時,視覺是比聲音和文字還要早出來的。我花了
                  多時間學習這些東西,很多東西有它的熟悉度,比如說寫文字,或者是
      做音樂、做製作,很多事情,當你的熟悉度累積到一定程度之後,就可以
      很自然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建築自己的作品。所以我就試著在這七八年中累
      積攝影和繪畫的東西,這些都是沒有目的的創作,不是非要出版才去做,
      對我來說這都是很健康的。
 
意志的勝利
“我不覺得自己是個天生嗓子就很優美的人”

  在為新專輯忙碌工作的同時,陳珊妮還抽出時間去擔任臺灣一個電視節目“超級偶像”的評審,在這檔類似“超級女聲”的節目中,她並沒有妥協於“娛樂化”的主旋律,而是儘量講出自己認為真實和客觀的評價,“我希望大家可以聽到各種不同的聲音。你可能不會知道什麼是真實的,但是你會有比較多的線索去判斷什麼比較貼近於真實或者生活。”在她看來,那些站在舞臺上的選手,都是在很嚴謹地表演。在她剛出道的那些年,是否有人給過她類似的鼓勵呢?
 
  南都週刊:你的日記裏經常提到一個詞,意志,或者意志力。你個人怎麼理解這個
       詞呢?
  陳珊妮:
我一直覺得這個是很重要的事。從以前到現在我都不認為自己是個非常有
      才華或者能力很強的人,包括在音樂上也是一直不斷地在學習。連唱歌也
      是,我一直不覺得自己是個天生嗓子就很優美的人。很多東西都是經過學
      習來的,所以努力是很基本的。其實我以前更誇張,我覺得意志可以控制
      任何事,包括你的肚子痛啊,你直接想肚子不痛,肚子就會不痛了(笑)
      ??但是我還是覺得,這在工作上是很適用的。

  南都週刊:
2005年你獲得金曲獎,當時聽到這個消息,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陳珊妮:
其實沒有很特別的反應,我不是那種情緒波動特別大的人。因為我不覺得
      我會得獎,但是得獎以後也沒有覺得特別意外,覺得蠻平常的,我是很不
      在意頒獎或者獎座的這種人。因為你得了某一個獎,一定是某一些人在肯
      定你,但不代表所有人的意見。我會對那些給予我肯定的人表示感謝,但
      是不會覺得那個獎就是一個怎麼樣很絕對的榮耀,因為對我來說,做音樂
      的樂趣或者說開心的地方不是在得獎。因為是獨立做發行,工作人員都很
      辛苦,大家在得獎之後都很興奮,這是受主流注意跟肯定的一個獎,對大
      家來說,這種鼓勵——鼓勵這個詞很傻啦?

  南都週刊:你是一個非常平民化的“公主”,經常去豆瓣、部落格、論壇裏和自己
       的歌迷交流,不像其他歌手那麼有架子,要保持一種神秘感。
  陳珊妮:
可能因為我每天都坐在電腦前面(笑),所以我都會去看一下。豆瓣是蠻
      有趣的,我蠻喜歡去豆瓣上面逛,不只是我的地方,豆瓣上也可以知道很
      多很新的、很有趣的訊息,包括一些你很難知道他資料的藝術家的訊息,
      我覺得豆瓣那些人真是很厲害,所以我蠻常上去逛的。

  南都週刊:
那麼多歌迷和朋友說他們愛你,說你是他們的榜樣和楷模,這會不會讓.....你有壓力?
  陳珊妮:
壓力?不會啊,當然不會,他們愛我,我就愛他們嘍,這樣才有公平啊。
      我覺得不會給我壓力,因為這些人很好,都是很善良的人。

  南都週刊:
你建立的論壇“聊傷系”??這個和你個人氣質有關吧,成為很多人的知
       心姐姐?
  陳珊妮:
最早的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身邊一些很熟的好朋友,遇到工作、失
      戀的問題,就會打電話給我,有時候工作很忙的時候,就會覺得,“唉呀
      ,這樣要花很多時間。”人在很多時刻會因為某一些情緒卡住,我後來發
      現,有些人會去跳樓自殺或者是有各種狀況,只是因為某一個時刻他沒有
      辦法找到一個人聽他講這些話。所以我就覺得,應該要有一個地方,大家
      能夠互相給予安慰。“聊傷系”對我來說,是一件很好很善良的事情,會
      一直繼續下去。

 
  南都週刊:作為一個歌手和創作者,需要的是一個人的感性和直覺,但是面對工作
       時你又特別強調意志力和理性,怎麼讓這兩者並行不悖呢?
  陳珊妮:當然是跟每個人的個性有關的,我的工作很多是做製作人、統籌,包括早
      期跟一些舞臺劇做合作,是要處理很多事情的,比如這張專輯,要找好的
      樂手、注意預算、還要跟唱片公司開會,可能在某種程度上我很適合做這
      種很龐雜的事情。我也遇到有人一碰到這種很龐雜的事情就沒辦法了,而
      我不是一個很容易慌亂的人,但問題是我也很願意做(笑)。

电子报编辑:水晶鞋

sandeech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嗯
  • 這個記者有做功課的,訪談比很多台灣媒體專業很多啊… 看起來不像是"只有屁股的人"XD
  • connie7
  • 很好的一篇专访
    以前只听过珊妮的歌,知道她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生
    这篇文章有让我更了解珊妮
    再次谢谢你肯定hebe
    希望专辑能有好成绩哦!
  • 屎涕芬
  • 小小感動
  • lovehebe
  • 我开始听你音乐了,挺好听的。谢谢你也发了我们家hebe的实力,让她本来很少的自信应该有了很大提升,你是hebe的偶像,我也会支持你的。
  • 璘夜
  • 看了這篇文章後。
    更了解,要成功就是要努力:)